你有几副“面孔”?

栏目:高尔夫 来源:泉州汽车网 时间:2019-10-03
你有几副“面孔”?

◎高一(5)班 罗晓钰

“那是多么令我讨厌的面具啊,抹着艳俗的口红,张扬上挑的眼妆,还有一颗泪痣点在那如凝脂的虚假面皮上。”

我是一个演员,她也是。我们是同一台戏的搭档,在演戏的时候为了突出戏剧的效果,我们会戴面具。

很巧的是我喜欢她扮演的角色,也喜欢她在戏里的那张脸。戏里的她爱笑,是个善良的女孩。她会为每件事情感动,喜欢清晨的露珠、傍晚的云霞,而我的角色如我本身一样,阴郁,厌世。我们反反复复地表演着相同的戏码:我为了任何一种天气忧愁,而她如同阴霾中的光,照亮我,安慰我,直到我走出阴影,换上与她相同的面具。我们自然而然地熟了,我也自然而然地喜欢上她了,她本人真的很爱笑,还很温暖。我曾告诉她我喜欢她这张脸、这个角色。我还永远忘不了第一次表演结束我偷偷揭掉面具的一瞬间她走了进来,我慌忙捂住了脸,想掩藏我丑陋的、长了痦子的脸,泪水还不争气地从指缝间滑了下来。她没有被我吓跑,反而轻轻地抚摸着我的手,告诉我:“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痦子,不想被别人看见,总之在我面前,不用担忧我嘲笑你啦。”

直到那天,一切都变了。收拾东西下班回家时,我瞥到了她箱子里的其他面具。那是多么令我讨厌的面具啊,抹着艳俗的口红,张扬上挑的眼妆,还有一颗泪痣点在那如凝脂的虚假面皮上。我躲了起来,看着她收拾好箱子离开,再悄悄跟了上去,果然如我所预料,来到了另一个舞台。她戴上了那样的面具,和男的共演一台戏。她的语气变了,变得不像个女孩,她也不会那样开朗地笑了,只会赔笑。多么令人恶心啊,奉承阿谀,艳俗的角色!我却从来没发现过她有这样讨厌的一面,也许她摘下那层虚假的脸后还有一层呢?她不是也有痦子吗?为什么不给我看?我以我最真实的脸面对她,她呢?她究竟有多少副面孔?

第二天演完戏,趁着她不在的时候,我从那摊开的箱子里抽出那美丽艳俗的面具,用力把那虚伪的东西撕成了两半,连同她演那戏的动作、语气,也在我心中,被狠狠撕碎了。我又偷偷尾随着她,来到了那个舞台。看着她慌张地翻找那个令我恶心的面具,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这时候,导演又拿出了个崭新的、一模一样的面具,面无表情地递给她:“扣你一半工资,不许再丢了。”等她演完戏,透过化妆间的门缝,我偷偷看她:那瘦弱的背影,在微弱的灯光下颤抖。我心里被什么东西揪紧了,很难受,便转身走了。

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笑着抱住了我,开始感叹:“还是你真好啊,可以在你面前随心所欲地露出自己最真实的面孔。”我感到肩膀上湿了,她又哭了。她向我诉说生活所迫,只能戴着其他人不常戴的面具演戏。我看着爬满泪水的脸,是那么干净、那么真实,雀斑浮现在她脸颊上。我抱紧了她。

我知道,她也在用她最真实的脸面对我,但她不排斥别的脸,那也是她的一部分。那我就要学着接受,接受与面对人生中每个人的脸。

【评语】

我们要心态阳光地悦纳人生中每个人的脸,每个人不同的让我们或喜欢或厌恶的“脸”,走出“忧郁,厌世”的心灵雾霾,这很深刻,虽有片面之处,但来之不易,罗晓钰就以“我”第一人称的视角向我们娓娓道出了其中的曲折;曲折了,读者就愿意看。我得感受 “她”“扮演“我”厌恶的角色背后的辛酸,我得看到“她”在我面前不掩饰自己“痦子”的真诚,我才能幡然醒悟。这曲折很自然。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痦子”, 是的,相互之间当宽容,只要无害于人。 “她”就是“我”的一面镜子,照出了我尚不光明的内心;“她”就是我的“太阳”,让“我”心中充满阳光。 文中作为演员的“我”与“她”,何尝不是生活中的“我”和“你”?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